「前辈,我」

玛修(♂)X立香(♂)

其实学妹性没性转在这里并看不出来。(。)

没时间画就写写看了(。)


01.

他又在走廊下倒地睡着了。

穿着在休息日中偶尔可见的便服,右手枕着头,侧身安眠。那个模样我见过太多次,在特异点疲于奔命的时候,夜晚总是能看见他平静而沉稳的睡姿。医生和达·芬奇亲曾在闲聊中说,亏他能够睡得那么安稳。按常理来说,哪里会有人在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地方轻松入眠?

 

我快步走过去。

“前辈,前辈,请起来。”

发出来的声音意外地小,我是不是并不想把他吵醒呢?

芙芙在黑发少年的脸颊上踩来踩去,也许是想帮我一把好叫醒前辈吧。然而前辈睡得比往日还要沉,我小心翼翼的声音和芙芙的体重似乎没有什么作用。

我一下子想起他那次灵魂离体般浑浑噩噩的时候,心中啪啦一声似乎断了把握,于是我突然地用比刚才大了许多的声音喊道,连待在身边的芙芙都被我吓了一跳:“前辈!!请起来!”

这一声终于产生了作用,前辈眉头皱了皱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蓝色而富有透明感的眼瞳,瞬间使我安心了下来。

 

“啊……哎?”

他充满疑惑地环顾四周,有些倦怠地撑起自己的身体。像是第一次见到迦勒底的走廊一样,迷迷糊糊地看着。虽然前辈爱睡,但是睡得这么迷糊的模样却很少见。

“前辈?还没有清醒吗?还是说,我吓到你了?”我出声向他搭话。

听见我的声音,前辈总算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,他快速地眨了几次眼睛,蓝色眼瞳里的光闪烁不定,蒙在影子中,显得那么缥缈。

我见过这个眼神,却不愿意相信记忆反馈给我的信息。

 

“那个,对不起……”

他展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,却和往常不一样。

“……你是谁?”

 

 

02.

“那么立香君,你睡着之前,是在便利店里吗?”

“嗯,去买新出的游戏杂志。”

“啊啊,能再说详细一点吗?比如说,一天中你都做了些什么。”

 

医生检查过少年干净无痕——没有任何令咒痕迹的双手,用着尽量平稳的语气询问道。

而前辈——不,藤丸立香,则十分配合地开始了回想。

“唔,我想想……上午去上课了,中午吃午饭被姐姐抢了鸡块,下午只有一节课,所以放学后,先是按照往常去操场跑了跑步,结束后就去了学校附近的便利店,因为班上的山本说游戏杂志出新的了,就想去买。走出便利店后往车站走的时候,突然特别困……”

“就睡着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

 

显然从这段话中找不到任何线索。

只知道,藤丸立香的记忆,截止于被邀请来到迦勒底——成为御主之前。

我和医生——甚至连达·芬奇亲都陷入了沉默。

没有任何预兆,没有任何线索,“曾一同度过相同时间”的前辈,就这么消失了。

 

“请问……”

贴心地配合着沉闷的氛围,藤丸立香开口问道。

“那个,并没有怀疑你们的用意,因为感觉得到你们都很温柔。但是我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……也不知道你们是谁。”

罗曼医生“啊”了一声,赶紧做了自我介绍,声音比往日干涩了很多。达·芬奇亲则保持着她一如既往地活跃态度说出自己的名字,并表示自己就是那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画家,少年淡淡地笑了笑,似乎没有相信。

然后他看向了我。

 

我抿抿唇。

“我是……玛修,玛修·基列莱特。”

“是基列莱特君啊。”

少年眯起眼,展露了一个温柔的笑颜,以握手示好的态度,向我,向一个认识不过几分钟的陌生人伸出了手。啊——就仿佛是在大火中抓住我的手时的那个笑容,在那个时刻,那个地点,认识我不过几小时的他,坚决地抓住了玛修·基列莱特的手。

 

    可此刻,这就像是拆掉了我最后一个希冀,让我还能秉持的那一点的侥幸都灰飞烟灭。

 

“——失陪。”

我匆匆地鞠了一躬,就那样没有去握他的手地逃走了。

 





……TBC?


咕哒到底是如何做到简简单单放弃原有的生活的????

我想看他原本生活的样子啊????

你都不想家吗????


评论(6)
热度(93)

© 山河目 | Powered by LOFTER